<sup id="a4suu"><center id="a4suu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a4suu"><small id="a4suu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a4suu"></rt>
<acronym id="a4suu"><center id="a4suu"></center></acronym>
首頁 熱點 人文 教育 視聽 公告 概況 健康 財經 掛號 攝影 投稿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 人文桐鄉>文學

桐鄉土話

2022-06-16 09:10   來源: 今日桐鄉    作者: 郁震宏   編輯: 沈樂易

  桐鄉土話,東西南北,大同小異,大家都聽得懂。聚餐,都叫“吃朋東”(排檔的轉音)。傻子,都叫“毒頭”。玩耍,都叫“白相”。還有罵人的話,畜生,都叫“眾生”(音“中桑”),其他如“烏雞拉兒子”“木徒”“僵蠶”“早死早沒”,方圓五十里,硬通貨,聽了不生氣的,要么是修養好,要么是開頭人。表揚人的話,也差不多,聰明能干叫“奢遮”(蝦扎),厲害叫“激棍”,也可以叫“殺招”,懂行叫“內交”,漂亮叫“齊整”“墩樣”“挺刮”,聽起來都有力道。

  但土話也有小異,一開口,大致曉得是哪里人。東片人叫的“洋山薯”,西片人直接叫“馬鈴薯”,還有地蒲、活蘆,也分東西。梅花,大麻人叫“煤花”,崇德人叫“迷花”,烏鎮人叫“謀花”,大麻西面的塘棲人,開口大,叫“蠻花”。還有地名,大麻,大麻人叫“大毛”,東片人常常說成“大摩”。更加典型的,老崇德縣人說“杠”“杭舍”,老桐鄉說“啥”“活里”。一聽,就可以定位,所以我到桐鄉來,人家一聽,就說:你是大麻、洲泉格片人?這就像我聽見濮院人說話,不必說“河拉濮院寧”,隨便說點其他的,就曉得是濮院人了。土話里的身份信息,藏也藏不住。

  沈衛林兄說,桐鄉土話,比較典型的一個詞,叫“硬格”,或者“杠格”,桐鄉東片常見,是一個萬能詞,比如說“格個人蠻硬格個”、“硬格個樁事體已經硬格了”,不必說破,現場聽的人自然懂。或者有人問:你工作個事體硬格米?你可以直接回答:硬格了。但這個詞,我家湘漾里沒有,據說爐頭、翔厚也沒有。

  桐鄉土話,大片劃分,西部的大麻,靠近杭州,所以受杭州土話影響大,過了大麻到崇福,就不一樣了。最明顯的一個現象,就是杭州的“兒”尾詞,小牙兒、小嫂兒、六兒。大麻人也有很多“兒”,比如崇福、桐鄉、烏鎮等地說的茄子、筷子,大麻人說成“茄兒”、“筷兒”。甚至普通話里的“蝦”,大麻人也會加個“兒”,叫“蝦兒”,聽起來像“花魚”,所以大麻人叫小龍蝦為“海蝦兒”,我喜歡寫成“海花魚”。

  杭州人多“兒”尾,嘉興人多“子”尾,這大概來歷很古。古樂府里有一首《阿子歌》,據《樂苑》解釋:嘉興人養鴨兒,鴨兒既死,因有此歌。《樂苑》說“鴨兒”,但《阿子歌》的題目,甚至開篇“阿子復阿子,念汝好顏容”,鴨兒,都變成了“阿子”,這就像嘉興、桐鄉人說的“筷子”,到了大麻,都叫“筷兒”了。

  盡管桐鄉土話不一樣,但桐鄉人開口說普通話,無論濮院、大麻、烏鎮、高橋,都差不多,“王”“黃”不分,“居民”說成“雞民”、“豬肉”說成“資路”,常見,我就是一個代表。比我年級大的,不知道普通話怎么說,也沒有關系,直接翻譯,“坑”不說“坑”,說成“潭潭污”。大麻有一個村坊,叫“徐家場上”,本地人說普通話,常常說成“自家床上”。凡此種種,倒是標準的桐普,現在年輕人,普通話越說越好,不要說土話已成危機,即使帶著桐鄉口音的普通話,也慢慢地少見了。

  ○郁震宏 桐鄉大麻人,曾在中華書局、浙江古籍出版社任編輯,現為《大麻鎮志》主編。

桐鄉發布官方微信
桐鄉時間官方微信

相關新聞:

【 桐鄉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桐鄉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桐鄉新聞網”、“今日桐鄉”、“桐鄉發布”、“桐鄉時間”、“FM97.1”“桐鄉市廣播電視臺”等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桐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桐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573-89399340 市府網:559340

榆林市审计局